舞出色 - 明報校園記者計劃

舞出色

黃迪瑋

  

  校記編號:160803

  

  天水圍循道衛理中學

  

  「我沒想過成為舞蹈員,一切猶如誤打誤撞般。年輕的時候,正值戰爭時期,我只想生活,有什麼來到便要什麼,只是不想要戰爭。」所說的便是首位為法國舞蹈團編舞的華人──劉兆銘(銘Sir)。

  

  年輕時隻身漂洋過海,銘Sir在法國留學期間,寧願半工讀,日做兩份工,也不放棄學習舞蹈。一份工作是於郵輪當艙房工人,另一份主要負責接待一些著名的舞蹈員,並因此認識不少出色的編舞家。「他們都有很高的技術,令我見識到真正的天才,亦即是所謂的『奇人異士』,我知道的實在很少。」

  

  正是如此,銘Sir努力學習,終獲老師賞識並安排編舞,《再生的鳳凰》是他的成名之作。「這猶如夢一樣。」銘Sir以「夢」形容當時的際遇。有人說「夢」是短暫的,他的「夢」卻不繼延續。

  

  1979年,銘Sir拍了第一部電影《蝶變》,由舞蹈員成為藝員,銘Sir找到箇中樂趣。「每個層次都有它的學問,演戲是用演技、語言、表情,與跳舞不同,跳舞要用肢體語言。」

  

  「年輕時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要努力爭取,不要等到老年才後悔。」銘Sir不斷提醒我們要珍惜現有的一切,且要努力爭取想要的事物。

  

  長年累月積聚的傷患,令眼前的銘Sir的關節有點不靈活。即使將要為香港藝術節表演,他也從容面對。「在台上不可以與觀眾說自己有腳傷,必須努力完成表演。」銘Sir能在舞壇、影視方面都有卓越的表現,就是他敬業樂業的成果。

  

  「生命是很可愛的,每個人都要找出生命的來源,這樣就能找到快樂。」在銘Sir的眼中,生命就是如此可愛,如此珍貴。

  

  【文章經編輯刪節】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