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舊校記走入社群 流動「星之約會」體驗採訪滋味 - 明報校園記者計劃
展開流動「星之約會」前,一眾受訪嘉賓包括香港跨欄運動員呂麗瑤(後排右三)、香港女子花樣滑冰運動員馬曉晴(後排左三)、香港劍擊運動員崔浩然、資深傳媒人伍家謙(後排右二)及葉昇瓚(後排左二)出發前與校園記者合照,緊接穿梭銅鑼灣、旺角及沙田三處,讓市民體驗校紀活動,親身接觸香港運動員,更有表演嘉賓Judas Law及Mr. Wally(後排右一) 帶來精彩的音樂演出。

新舊校記走入社群 流動「星之約會」體驗採訪滋味

考考大家!《明報》校園記者計劃,走過20年歲月,一共培育了多少名「校園記者」?答案是近9000名,當中不少更由校記變成真正的傳媒工作者!校記在過去的「星之約會」訪問了逾100位社會名人,包括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、「神奇小子」曹星如、「四眼Cue后」吳安儀等。適逢《明報》校園記者計劃邁向第21屆,特別於10月28日舉行了三場流動「星之約會」,走進社群。

 

  文:傳媒Teen使 陳昕琪、校記 李駿耀、張穎茵

  圖:明報特輯部

  

  跨欄運動員呂麗瑤:「田徑場上 只管全心全意地跑」

  很多人或會以為香港跨欄運動員呂麗瑤(瑤瑤)自幼就在田徑方面嶄露頭角,她自言自己小學時的體育表現並不特別出色,因緣際會,在中學時遇上一名跨欄教練,接觸跨欄後,自覺表現不俗,成功感驅使她一直往這方面發展。她也曾嘗試其他田徑項目,如越野賽事,卻比不上跨欄所帶來的刺激感和變化之多。

  

  成為全職運動員後,瑤瑤並未第一時間意會到以運動員作為職業的意義和責任,「兼職或全職運動員的練習時間是相同的,只是全職的多了宿舍可以居住。」後來她留意到香港女子單車運動員李慧詩的報道,才驚覺自己做得未夠好。她憶述一次訓練前,因參與無國界醫生的野外定向活動而消耗過多體能,在訓練時未能發揮最佳表現,「(參加野外定向)一心只是想在玩的同時幫助別人,沒有想到訓練對體能的要求如此高」。自此之後她緊記身為全職運動員要以訓練為重。同時,她也必須犧牲社交生活,每晚10點半準時就寢。

  

  瑤瑤最難忘第一次代表香港作賽,她在正式比賽時才發覺弄錯了比賽欄的高度,「一直練習的欄都是高0.8米,比賽時才發覺欄低了一格。」雖然緊張加倍,但她依然發揮不俗。運動員難免受到傷患的影響,瑤瑤認為面對傷患的最佳方法就是避免傷患,若需要負傷上陣也要專注應戰,「和自己說暫時放下這件事,站上田徑場,就全心全意去跑,擔心就不要跑。」其中一名她尊敬的跨欄運動員是韓國的鄭惠琳,「比賽時熱身欄架可能只有10個,她見到其他人需要用,會主動讓出。」瑤瑤也有靜態的一面,「可能星期一至六跑累了,反而喜歡一些靜態的活動。」她不僅在暑假報讀了插花班,又參加體育學院宿舍舉辦的油畫班,學習人像繪畫。另外,瑤瑤也希望市民能身體力行,親身到場觀賞本地比賽,支持本地運動員。她也寄語學生學習運動員的堅持,不論目標如何,都要付出最大努力去堅持完成。

  

  花樣滑冰運動員馬曉晴:「調節心情 以全新的自己迎挑戰」

  香港女子花樣滑冰運動員馬曉晴(Maisy)對花樣滑冰的興趣源於家中附近的溜冰場,「看見(溜冰場中的)姊姊穿着美麗的長裙,飛舞的姿態很美。」嘗試過後,發覺自己喜愛的就是花樣滑冰。

  

  Maisy在2013年首次代表香港在波蘭作賽,她以13歲之齡獲得第七名。Maisy去年在冰島雷克雅維克( R e y k j a v i k , Iceland)舉辦的國際賽中,取得個人首面國際賽獎牌,「傷患未完全康復就比賽,沒抱很大希望,放鬆心情反而發揮較好。」有時輕裝上陣,就有意外收穫。

  

  在各項賽事中,Maisy認識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,「比賽有不同的分組,清冰的時間我們會聊天,並在社交平台聯繫。」有時成續未如理想,Maisy認為最重要是懂得調節心情,以全新的自己面對每一場比賽。

  

  閒暇時,Maisy喜歡與朋友行山,又愛以攝影記錄生活。「每天經歷很多次跌倒,才學會一個動作。」國際賽和傷患令她明白人生並非一帆風順,學習以正面的心態面對,也讓她懂得妥善規劃時間,兼顧學業和滑冰。Maisy將於明年1月入讀大學,她希望未來繼續參與不同比賽,投入花樣滑冰之中。

  

  劍擊運動員崔浩然:「挫敗源自緊張 付出必有收穫」

  這句話是香港劍擊運動員崔浩然(Nicholas)的座右銘。Nicholas自9歲開始習劍,主項花劍,15年從未間斷,「當然有厭倦的時候,但放棄的念頭一瞬間便會消失,始終自己仍很愛劍擊,休息過後便繼續練習。」他認為劍擊富有挑戰性,「劍擊如運場上的棋藝,每一步決定都包含策略和部署,更講求速度和身體的靈活度」。

  

  今年7月的世界錦標賽,Nicholas在六十四強以四比十五的成績遭淘汰。「劍擊沒有PB(個人最佳紀錄),只能透過勝出比賽來表現自己,維持排名」。勝負為他添上不少壓力,終令他因過度緊張而表現失準。挫敗沒有令Nicholas意志消沉,他在假期後又再積極投入練習,「每個運動員都一定曾經歷失意,我認為付出過努力,就必能有所收穫。」憑着堅持,他重新出發,今年8月在第十三屆全運會勇奪銀牌。

  

  Nicholas現為全職運動員,除了每週最少25小時的訓練外,他在比賽前也會跟隨香港劍擊隊到南京集訓,與中國運動員交流切磋,改善不足,「做任何事都要有目標,未來較為期待的賽事是來年的亞洲運動會,希望我和其他隊友都能獲得佳績。」

  

  採訪走在前線 難忘經驗多不勝數

  

  談及最風趣幽默的體育記者,不少人第一時間想起資深傳媒人伍家謙。他笑言升學時不知道自己的興趣何在,「不清楚自己想怎樣,只知道不想怎樣,就在選科時剔除了不感興趣的學科。」誤打誤撞進入了新聞系後,又因在報業工作時接觸到不同運動員的故事,驅使他投身成為體育記者。當時受到其師父及上司伍晃榮的影響,伍家謙選擇以輕鬆搞笑的手法報道體育新聞。

  

  談及最難忘的採訪,他說不得不提2009年在香港舉行的東亞運動會,香港足球隊終於吐氣揚眉,歷史性贏得首面足球賽事金牌,打破了大家認為香港足球「一般」的印象。「加上是主場,現場氣氛、運動員的反應和觀眾給予的感覺都非常特別。」他又談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,與其他香港傳媒一同等待劉翔

  出院,「在醫院門外等了兩三天,他出院第一個訪問就是香港傳媒做的。」傳媒工作為伍家謙帶來滿足感。

  

  被問及現時政府推廣體育的成效,他認為政府雖已努力推廣,但仍有改進空間,例如可舉行不同類型的大型運動會,令市民透過比賽,獲取更多體育方面的知識,喚起市民對運動的興趣,藉此推廣全民運動。對於未來發展,他希望繼續圍繞體育方面,並以不同工作經驗增長自己。

  

  記者須隨機應變 對行業有熱誠

  資深傳媒人葉昇瓚的首份工作是「空中少爺」,但因工作需往返各地而鮮有留意本地新聞。為了第一身了解香港和國際新聞,他選擇進入傳媒業。他憶述最難忘的新聞事件是持續79天的佔中,「每天坐在錄影廠裏面, 隔一分鐘又出現衝擊事件。」葉昇瓚說,如何將事實呈現在觀眾眼前,整理、編輯資料成了艱巨的挑戰,用字措辭也需恰到好處,並避免加入個人主觀意見。

  

  他覺得其中一項具挑戰性的工作是2010年採訪立法會通過高鐵撥款,當時社會對此爭議不斷,反對者阻塞馬路,高叫口號,「當時被此情景嚇到,又顧不上事態的發展,不知如何於報道中交代背景資料。」他認為記者必須有熱誠、關心時事和政治,且具有敏銳的反應和應變能力,才能應付突發新聞。「可能突然有花瓶掉下來,甚至突然發生車禍,就要立即採訪。」

  

  是次流動「星之約會」圓滿結束,欲了解更多訪問詳情,可到明報校園記者計劃的facebook專頁,觀看當天「星之約會」的片段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