參賽學生:葉玉如
學  校: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

〈從前調景嶺村老兵看將軍澳歷史〉

調景嶺村遺跡
公民村遺跡
鍾先生受訪照片
當年調景嶺村的清天白日旗海
當年慕德中學慶祝雙十節的巡遊
以前的調景嶺的樓宇,是只有兩層的石建築。
從前的慕德中a招生字樣是漆油油在石上,宣傳方法只限於少數的人。
現時的調景嶺是四處大廈林立的 (自拍)

將軍澳的洋名Junk Bay ,意即垃圾灣。據記載,將軍澳早在明朝(距今600 多年)時候已經有人居住,但那是人口非常少,連村落的規範也談不上。 至廿世紀初殖民時期政府把地方變成垃圾倒置處,才因此得名。

由公民村如何演變成調景嶺村談到將軍澳的歷史不得不提調景嶺村,它是半世紀前「公民村」居民移居成的村落,亦是從前將軍澳最多人聚居地方,居民主要來自是1950年公民村遷徙的居民。公民村是香港一個已拆卸的寮屋區,位於香港島摩星嶺,又稱為「摩星嶺平房區」, 以前國共內戰失利的國民黨,其部份軍眷難民踴入香港。他們被首先安置在公民村內。然而在1950年上旬,一群左派學生前往摩星嶺難民區向老兵們作出挑釁,最後更演變成流血衝突。結果香港政府於1950年6月把這些國民黨難民遷往新界東南部的調景嶺。開新後,初期生活拮据,居民只能以油紙沿山塔建簡陋的A字棚棲身,並以難民自居 ,在那時是由當時的社會局(社會福利署)前身派發糧食,後期由港九熱心人士組成港九救委員會開展救濟工作,並在營內設立難民服務處提供協助 ,另外天主教教會及基督教方面亦提供就業、教育等大力協助 。村內曾設有多間學校如:天主教鳴遠中學,慕德中學等 ,而基督教靈實醫院亦隨後建隨著香港主權即將移交,及將軍澳新市鎮的發展,政府於1995年4月4日正式宣佈清拆調景嶺寮屋區 ,寮屋區在1996年4月至7月期間清拆,所有居民在政府賠償下,被遷徙至其他地區 ,部分居民獲安置入住公共房屋,當中很大部份的人都遷進了將軍澳的厚德村。

退役國民黨老兵如何看從前的調景嶺村

鍾文甫先生是前國民黨士兵,1949年解放後他選擇留在香港,他也曾居於公民村及調景嶺村。他覺得以前調景嶺的空氣比現在好,加上不用交租, 房子全都籛不高的石屋和木屋,環境清幽。雖然從前調景嶺沒有太多的交通工具,出外時有不方便,但乘船和行山,往觀塘或油塘也是半小時的事情。

說到街坊,他說從前鄰居關係十分好, 大家守望相助, 整體是不用警察駐守的地方。鄰居之間十分熟落,他們都會一起談天,更常常到碼頭旁邊的酒樓飲茶,可惜現已給政府清拆,令他懷念不已。

當時教會對居民十分重要,因教會不論是賑災,興辦學校,醫院及團結社區,都扮上領導或參予角色。其中神父雷震東和張震中最有名,他們不但關心村民,更設立學校,例如慕德中學,嗚遠中學等; 連鍾先生自己也是一天主教教教徒。因調景嶺村的政治背景,從前的雙十節的慶祝氣氛十分濃烈,到處都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,大夥兒舞龍舞獅,學校更有大型儀仗隊巡和明星到場贈慶。但回歸後不容許掛旗,慶祝氣氛十分冷淡。他笑說現在到了雙十節,只能一個人慶祝。

從吊頸嶺到調景嶺村,從六千人村落到無人遺跡

從訪問過陸惠民議員得知,調景嶺村的遺跡尚保留在將軍澳的調景嶺山上(尚德村尚美樓後方),更有少數人在當中居住, 所以決定去考察查過究竟。

我們在山上考察時路人只有3至4個, 途經處可謂十分荒蕪, 但我們找到一間很殘舊的石屋,只有兩層,建築明顯是跟我們的樣式無論是佈置各佈局都不同,所以這不是近代的樓宇。在不遠的地方,我們見到慕德中?招生字樣 , 和保持本村清潔等字樣,相信是當時居民所遺下的遺跡;可見當時的宣傳方法只限於少數的人。

對比現在調景嶺的改變實在太大了,以前的較為荒無,可算是地多人少呢!但現在剛好相反,現在將軍澳的人口愈來愈多,新市鎮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新市鎮,從前的歷史有如隱藏在山上的遺跡,現在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呢?

相片來源:西貢風物誌 <<西貢區議會>>
     網上圖片